基層社建設

您的位置: 首頁 - www.基層社建設
校園欺凌,學校如何防治
發布時間:2019-12-19      來源:shaanxicoop.com       點擊量:905

  摘要

  近日,教育部等十一部門聯合制定的《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方案》出臺,防治校園欺凌工作將步入一個新的階段。學校是防治校園欺凌的終端執行者,也是校園欺凌問題問責的第一主體。

  618069_wuy_1514876694787_b.jpg

  表1.校園欺凌調查問卷題目

  618068_wuy_1514876629844_b.jpg

  表2.學校欺凌自查學生問卷題目

  近日,教育部等十一部門聯合制定的《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方案》出臺,防治校園欺凌工作將步入一個新的階段。

  學校是防治校園欺凌的終端執行者,也是校園欺凌問題問責的第一主體。一所學校究竟應該如何防治校園欺凌呢?筆者結合日本《防止欺凌對策推進法》《防止欺凌基本方針》(2013)等法規文件、教育部門開展的欺凌問題追蹤調查,以及學校的實踐經驗,梳理出一些可操作性強、且行之有效路徑與策略。

  “預防”是根本——有共識、育能力、創環境

  對校園欺凌的正確認識是學校開展防治工作的基本前提,需要全體教職員工都能認識到:每一個學生都可能成為校園欺凌的欺凌者或者被欺凌者。而預防工作的根本,在于構建一個學生有信賴的朋友和老師、能安心安全地學習與活動的班集體與學校。

  “專門講”“經常談”形成欺凌共識。通過校本研修做專門講座與學習和多種會議,加強教師的認識與能力;針對學生開設專門的課堂,并通過學校集會、升旗、班會等多種途徑涉及校園欺凌的話題。

  “基礎能力”“專門知識”規避欺凌發生。教師要對學生加強兩個層面的相關技能培養,一是讓孩子遠離欺凌的基礎性能力,主要包括設身處地理解他人的共情能力、理解與溝通能力、對他人和環境的判斷能力等;二是關于校園欺凌的專門知識的學習。同時向學生傳遞多種減壓方法,如運動、讀書、傾訴等,而不是與他人發生沖突。

  了解欺凌緣起,防患有的放矢。欺凌傷害,往往源于“學習壓力”和“人際關系壓力”,學校的教育教學實踐要為預防欺凌而有的放矢地加以改進。包括;構建人人都能學會的課堂教學,減少學生由于“跟不上”“學不會”產生的學習焦慮和“差生”自我認定;構建人人都能表現的平臺,重視班級、年級、社團的人際關系建設;創造人人有用、人人成功的機會,提升“自我效能感”與“自我認可度”。

  “發現”是關鍵——常質疑、有調查、建機制

  校園欺凌的重要特點是難發現、難判斷,因為欺凌通常在大人不易覺察的時間和地點發生,而且常常會被嬉戲打鬧等形式加以遮掩。教師首先需要有積極質疑和發現的態度,不放過一些小的征兆,并聯合其他教師一起判斷。從學校層面看,要盡早發現欺凌現象,關鍵在于建立健全相關的機制,例如定期調查機制,咨詢、報告暢通的通道機制、家校聯合機制。

  表1是日本文部科學省開展校園欺凌追蹤調查(2013-2015)采用的調查題目,以發生頻率為選項,了解校園欺凌的現狀(見表1)。表2是學校自身定期開展調查的問卷題目列舉,通過六個維度、每個維度2個題目,采用五點式自評的方式,讓學生選出自己針對各個問題的符合程度(見表2)。學校通過這一調查不僅把握校園欺凌的狀況,同時也調查了學習壓力、人際關系、自我效能等相關因素,為學校有針對性地改進提供了依據。

  “應對”是難點——早介入、明護罰、共育人

  一旦發現并判定了欺凌事實,日本學校給出的一個有效經驗是:教師需牢記通過學校專門組織集體應對,切記個人解決。發現欺凌或疑似欺凌行為時,立刻當場制止;如果有關于欺凌的學生咨詢與報告,教師需要將這一工作優先于其他工作;學校應盡快應對,根據情形嚴重程度,明確是否請警察協助或者報案。

  對于被欺凌者,教師要展現“堅決保護”和“堅決支持”的態度,需要明確告訴被欺凌的學生:“你沒有錯!”而不應該有被欺凌者也有責任的想法。還應通過家訪等,聯合家長徹底保護學生。學校通過調查、確認了欺凌事實后,需要聯合心理專家和具有相關經驗的警察等外部專業力量,商討對策以及防止再度發生的措施。針對欺凌者,首先指導其理解欺凌是傷害人格,威脅生命、身體、財產的行為,促自我反思,然后是根據情形分類進行懲戒

  應對欺凌問題,不僅要保護被欺凌者、懲戒教育欺凌者,還要讓學生群體理解并做到:即使不能阻止欺凌行為,也要告發;觀望就是助長欺凌;班級對欺凌“零容忍”。

  要判斷欺凌行為在一個班集體中徹底消除,有五點要素需要具備:欺凌者向被欺凌者正式道歉;被欺凌者真正回歸班集體的學習及活動;欺凌者的壓力等問題得以解決;雙方關系修復;雙方及周邊同學能夠開始新的集體活動并團結友愛。

  建立長效機制是有效防治校園欺凌的保障。在學校內部實現全員參與、專設組織;在學校外部,需要廣泛建立與心理專家、律師、醫生、警官等專家以及與社區代表、家長的聯系,共同構建多元參與、協同推進的長效機制。

  “應變”是挑戰——追變化、懂技術、防擴大

  隨著互聯網的廣泛應用,電腦及智能手機在學生群體中的普及,網絡上產生的欺凌問題日益凸顯,這對現階段防治欺凌提出了新挑戰,也將是未來欺凌問題發展的重要趨勢。網絡欺凌的特點,是不伴隨實質的踢打等暴力行為,多表現為語言暴力或信息泄露欺凌。

  根據學者調查研究發現,日本學生的網絡欺凌,隨學習水平不同,呈現的特點也不同。學習水平低的學生多通過社交平臺直接貶低,屬于“誹謗中傷型”,學習水平高的學生多是向非特定人群公開信息的“信息泄露型”。該調查還發現,僅依靠家庭中規定孩子的“使用互聯網原則”是不足的,被調查的中學生中,27.4%的學生家里有明確規定,然而這些學生中發生網絡欺凌的占6.0%;沒有明確規定的學生中發生網絡欺凌的占4.9%。因此需要學校進一步指導學生規范使用互聯網。首先要聯合學生家長,家校合力加強學生信息素養的提升;其次,學校開展網絡巡邏,盡早發現網絡上出現的問題,早介入早應對;再其次,一旦發現網絡欺凌,第一時間清除言論。學校需要了解互聯網的相關法規以及相關的地方法務部門,在必要時依法依規聯合應對網絡欺凌。

  評估需謹慎——重態度、重過程、重達成

  《防止欺凌基本方針》明確提出了針對學校或教師的評價。涉及欺凌問題時,不應簡單地以欺凌是否發生或數量的多少為標準,更應該以學校(教師)能否不加隱瞞、切實調查、有效應對、根據實際情況制定目標并扎實執行的情況,以及達成的效果為評價的標準。

  日本在欺凌問題上,針對學校和教師的評估指導原則特別值得我們反思與借鑒。《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方案》的十一部門聯合發布,彰顯了對防止校園欺凌的重視與決心。但是校園欺凌問題有其發生的復雜而深刻的原因,并非能夠短時消除,因此在評估該項工作時,“一票否決”等標準需要慎用,否則可能導致教師或學校隱瞞“欺凌行為”“欺凌事件”。很多校園欺凌發酵成為社會熱點,多伴隨學校無視、否認、隱瞞,最終由家長訴諸媒體而影響擴大。針對校園欺凌問題,要有“督”也要有“導”,既要評價校園欺凌治理的結果,更要評價其治理的過程,引導學校和教師將重點放在預防與指導、早發現并早介入。

  (作者項純單位: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課程教學研究所)

湖北麻将胡牌牌型图解